2018-07-19 评论-[2] 热度-[18]
2018-04-06 热度-[2]
2018-03-20 热度-[2]
看这期交岚里大野智写字。 再一次觉得,老天爷真是太眷顾这个人了。 2018-01-03 评论-[2] 热度-[2]
2018-01-02 评论-[1] 热度-[5]
2017-11-29 评论-[4] 热度-[4]
2017-11-23 热度-[4]
2017-11-20 评论-[1] 热度-[2]
以后会强迫自己多分享一些画……不然就懒得document,也没办法给自己提供另一个视角帮助自己来界定一幅画的完整性。 ++ 这次art sale因为没什么准备,从两年前的速写本上撕了几页+仓库里找了几张两年前的油画习作就拿去卖了,结果发现卖出去的有几张根本就没拍过照,以后也没机会拍照或扫描了。 好在难得有机会翻了翻两年前的速写本,居然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地方。 +++ 布展那天下了雨,堵了车,我拿着一块巨大的黑色泡沫板,带着脑子里好几个presentation的方案赶到展出的gallary那里。看到现场的光和环境,钉下第一个T-pin的时候,醍醐灌顶,明白了那个『唯一』合适的呈现方式。 于是又扛着黑色泡沫板回去了。 ++++ 这学期收获最大的是Michiko的课。她说的话以及她的人生经历都让我感到安心。 她不止一次对我说,Don't panic,想想她四十岁时才figure out I must be a painter,我也觉得我没什么要担忧的了。成为xx不是一个目的,而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 +++++ 喜欢这个轻躁期的自己。如果能一直停留在这个状态该多幸福啊。 但同时也明白,如果不是经历过半年前那种比较抑郁的状态,有些问题是不会去想的。不管是什么经历,其实都是值得的。 『Good luck? bad luck? 両方起こるのが人生』 ++++++ V团不上红白不上BA大概也没有MSSL只有伏牛山…… 不开心啊!! 2017-11-20
2017-11-12 评论-[4] 热度-[2]
2017-11-07 评论-[3] 热度-[2]
为什么齐白石画的鱼大多长着猪鼻子???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_______ 今天心血来潮又做了一下人格测试,还是INTP-T。 豆瓣里标记的影视已经超过八百部,相比之下读过的书就少得多。等读书超过八百本的时候,我决定试试写作。 三十岁之前要是能组一个乐队就好了。但是我要在乐队里干嘛呢……报幕吗? 之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决定在下学期的毕业展上做动画。半个学期以来断断续续地在脑子里敲定脚本。一点一点推翻。一点一点重建。现在看来依旧是只能做一个呈现,而不是一个逼问。如果能做到后者就好了。想说的太多,反倒失去了力量。如果仅仅是前者,难免不会像是顾影自怜。 这周末终于要去画油画,想到笔刷按在画布上的触感,就觉得心情激动。 2017-11-03 热度-[1]
刚刚想买个光驱。(一是为了滚碟二是为了art sale) 然后看到kindle降价了。(之前的kindle遗失在高铁上了) 于是追加了一个电子琴。 我其实也不太懂我自己…… 2017-10-26
2017-10-26 热度-[1]
2017-10-26 热度-[2]
2017-10-25 热度-[3]
2017-10-25
2017-10-20 热度-[2]
2017-10-15 评论-[1] 热度-[2]
其实……最近……爬墙……Tokio……但是呢……刚刚补了一期平家派的老俱……然后……不小心……就看起了V6……综艺上好有意思……饭撒……等等……这个饭撒也太神了!?前辈们也太帅了吧?! 知道自己是个爬爬……没想到还能一爬爬俩团……怎么说……就……感谢喜爷爷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V6真的是杰尼斯里我第一个知道的团……因为……犬夜叉…… 2017-10-12 热度-[1]
花了两个小时搞明白怎么在unity里设置捡钥匙开门,感觉自己是个智障。 先按照记忆试着做了做,发现自己连怎么加fps controller都忘了……结果还是去网上查。然后发现csg realtime做的模型导出时有问题……【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正确导出。 于是只好用unity自带的3D建模来做。还是不起作用。查官网。翻笔记。没用。开game模式各种测试。没用。 其间unity崩溃数次。打不开script,一开就崩。 只好在inspector窗口读代码。终于发现问题。原来我忘了给第一人称视角的那个摄像机加tag!!!! 愁得我啃掉了三根指甲。 怎么说。现在就感觉。动画还是挺友好的。【乱立什么flag!! —————— 用这种实际的烦恼把日常生活填满,就可以逃避掉更大的恐惧。 2017-10-09
2017-09-10 热度-[1]
弟弟来做客,给他修了个眉毛,画了幅画。 我妈看了看,说,画得不像,xx(表弟名字)哪有这么帅。(妈妈教你如何一黑黑俩。。。) (老福特为什么不让我发图,只能在文章里加图。为什么?) 2017-08-03 评论-[3] 热度-[4]
一直以来我吸粉失败,是因为我搞错了受众群体。 上周日,在回家的高铁上拿ipad玩Cytus,吸引了一众十岁以下的小粉丝——他们都用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我……我打得好他们就惊叹,打得不好他们还反过来安慰我,可以说是十分令人感动了…… 其中一个十岁小粉丝还拿来她的手机让我玩她玩的音乐游戏(似乎是叫别踩白块儿,我也不清楚),虽然我老了,反应能力不如从前,但是破破她的记录还是轻而易举的……她就更加崇拜我了…… 小粉丝们都非常活泼,有问必答,也很捧场——直到他们被夏令营老师叫回自己的车厢。 —————— 看了黑狗的幕间……他怎么可以这么好!!!! 库丘林是世界上最可爱的(纸片)人! 荒辉花又怎样,阴阳师再不出神奈延年配音的式神我就真的A了!! —————— 为了听神奈延年的声音,补完了macross7,开始看圣斗士星矢(边画画边看)……听到卡妙的声音我就抬头,按后退键,往回再听一遍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在票圈发了黑狗满破的图之后,和一位高中同学重新取得了联系,加了好友,发现同学是个大佬,坐拥五宝闪闪,五宝总司,五宝俄里翁,310孔明,还有其他五星若干比如黑狗杰克三宝船长等等等等……应该说,没有大佬的孔明,以我的练度之低,是绝对苟不了600w茨木的…… 我一直piao得很安静,直到有一天和大佬多聊了几句,多夸了几句黑狗——结果三句话就暴露了我不同寻常的审美偏好(写作绅士)…… 2017-07-11
在飞机上看完黑塞的悉达多,想起我爸以前戒烟的事情。他四十岁戒的烟,那时烟龄已经有二十多年。他觉得自己是说戒就戒,可谓一段佳话。而事实上,是那年他生病,犯了严重的咽炎,一抽烟就咳得厉害,很痛苦,于是就不抽了。 他的烟瘾是大学里跟同学一起染上的,如果没有咽炎这回事儿,我知道,他是不会主动去戒烟的。这些事件,也很难说有什么清晰的因果关系,某种意义上,它们浑然一体,是必然要经历的、业已经历、以及等待着去经历的种种。沙门的苦修与纵情享乐之间只隔一瞬,后者不是堕落,前者也不是虔诚。 在咽炎之前,戒烟是戒不了的,咽炎之后,继续抽烟才是苦行。等犯了咽炎的时候,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当然了,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得咽炎。 2017-06-23 热度-[1]
和一个刚毕业马上要回巴基斯坦的姑娘聊了一个晚上。凌晨一点,扛着一大堆她给我的颜料和画笔,到家了。 怎么说,最大的感受是,有宗教信仰的人真是幸福啊。 我们都在思考的一些问题,她那里会存在答案,而我这里没有。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,还是我拒绝有。 上周一看到她做的书,或者应该说,她写的书,真的被深深吸引了。 我们母语都不是英语,当然,她从小接受英语教育,写作也是用英语。她笔下的英语,给我感觉很新颖,隐喻很多,暗示得却很明晰,还有一种深沉迷人的气质=w= 不像我,我一般是一种破罐破摔的气质…… 给了我很多新的思路。 2017-05-19 评论-[1]
和他人对话真是令人痛苦,哪怕是和自己非常喜欢的人。在涉及到一些真正严肃要紧的问题时,往往发现沟通之不可能。显得自己在钻牛角尖。语言是多么无力。 早上醒来时,收到今天动画课取消的邮件,老师被困在印第安纳了。他是一个从印第安纳坐火车到芝加哥给我们上课的奇人。不过知道课程取消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于是在家里补觉,看了好几集神秘博士。 新一季的第一集,当然是播出的第一天我就追着看了。酒吧里对视时的背景音乐是love will tear us apart. 只有一个乐句的伴奏,然而难不倒我。心情好转了,我可以开始听音乐了。 上周三人生第一次心理咨询。其实那时候心情已经不错了。也不知道是我说的什么,让咨询师强烈建议我继续咨询。无论如何,就当练口语了。第一周,基本只是我单方面在描述症状。然而如何才能把影子掏出来让别人观赏呢,我看是很难做到,唯一的方法是把对方当成一个桌子或者一把椅子。 上周五写生一幅油画,是今年画的第一幅。画的过程中,竟然感到被治愈了。看来我的问题就是画少了。又或者,在画那些裸体模特时,我能够自然地做到把他们当做桌椅,当然,是美丽的、值得观赏的、需要好好处理的桌椅。但我会去想了解他们、去照顾他们的感受吗?显然不会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是绝对的观看者,我暂时逃离了他人的目光,反过来成为了一个拥有着权力的他者。当然也可能是因为,模特不在看着我吧。那如果,模特在看着我呢? 2017-04-19 热度-[2]
2017-04-12 评论-[1] 热度-[4]
看看自己能啰嗦多少件事 1. 选好了暑假和下学期的课,心情终于好一些了。 2. 哥谭市的冬天大概是被附了魔的,吸取了我几乎全部的活力。 去年的寒假在加州消磨的那一个月的时光,现在想来,其实太美好了。我在玻璃门前吃橙子,看外面的松鼠到院子里啃食掉在地上的橙子。每天无所事事,散步一个小时去mitsuwa,或者做公交车去Sunnyvale找以前大学的老师玩耍。 可是这个冬天……虽然我还是很喜欢那门课的。但是。大概我一天画画的上线就是5个小时吧。毕竟灵魂画手。== 3. 昨天动画课,因为我临时要改final project的想法,就去找老师。老师不在714,同学说他在隔壁717,尽管所有同学都在714,但他在717,一个人坐在讲台那儿吃薯片。 我于是带着storyboard去找他,他果不其然,坐在那里,吃着薯片。吃完了,还擦擦嘴,开始涂唇膏…… 4. 珍爱生命,远离做动画。 5. 很羡慕那些像太阳一样的、亦或是以为自己是太阳的人。因为我始终是一道投影。 6. 前几周自我贬低到了抑郁的地步。这时候,是artist's book的期中critique让我好过了一些。拎着一袋子自己做的书,就觉得,也并非一事无成。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的。 7. 室友说,我把yys玩成了一个大型社交交友类游戏。昨天,游戏里遇到一个半弃坑的网友上线,打了招呼,被看到式神面板后受到称赞,说简直是看着你从萌新变成了大佬(笑,其实我还不是大佬ww),我说,多亏你教导有方,要不是当初你教我去跳魂十的话。 不去跳魂十,就没有六星御魂。没有六星御魂,拉条就没速度。鸟也不可能满暴。就比较缺少动力肝六星。没有六星鸟,那简直……这些齿轮一环扣着一环,某种意义上,像极了现实。并非所有人都会意识到要尽早跳魂十。 但是按照攻略来生活,真是让人很有压力。不断寻找着最优解,来完成一切计划中『应该』完成的东西,让自己的人生,像游戏账号一般,渐渐变得完美。可是,到底为了什么呢。为了被别人称赞,被别人需要,为了说服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? 8. 夏之蝉大号有高级非酋,然后被大天狗断了月见黑(但我不后悔!我不想要什么头像框!)。前两天来了荒。 与此同时,体验服小号,注册不久的25级小号,有酒吞、一目连、花鸟卷…… 9. 今天的professional practice 老师叫来了跟她合作画漫画的搭档,就叫他KO吧。 He's such a weirdo...此君将自己所有开销都记录在一个excel文档里,从09年开始……详尽严谨得无以复加。 要不是后来聊到他们pizza meeting时他总是迟到(late without a good reason 就像我一样哈哈哈。。。),几乎要以为我见到了现实版吉良吉影了。 10. KO有一张随身携带的Allergy card,上面有一大堆他过敏的食物。 比如草莓,坚果,芹菜,胡萝卜,部分奶制品,等等,大概二三十种常见食物吧。 11. 美国似乎有一种撸蛇文化。 一方面让你意识到自己本质上是个撸蛇,另一方面告诉你It's okay to be a loser and you are just supposed to be. 野心慢慢的精英令人讨厌,但你又不能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loser. 大四的时候,想过先去LSE念个硕士再来读艺术。 大四时Peter的课,在去田野调查的大巴上,和一个在国美念建筑硕士的美国学生聊天,他问我,why are you doing that? 我无法回答,或者说很难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回答他。Don't do something you don't want to just because it looks cool. 道理我懂,但我真的很难对什么事情能无比笃定地说,That's exactly what I want to do. 虚无主义侵蚀了我的人生…… 12. 来个圆满的十二。 4月15日新一季神秘博士就要开播啦! 2017-04-06 评论-[3]
昨天亨德尔诞辰,于是课上放了亨德尔。我深爱的艺术史老师还朗诵了华兹华斯和叶芝。只可惜没录下来。 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。。为什么我下课后找老师聊了几句然后就在他面前哭了起来。。(肯定不是亨德尔、华兹华斯和叶芝的锅) 希望没把他吓到。。。。 事后越想越糗,下周该怎么去上课呢,JOJO,我不做人了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 又叫我去读柏拉图。 他还不好好说柏拉图,非要说,去找我们洞穴中的朋友。 Plato? Yes. 英国老头不撩都是在撩…… 2017-02-25 评论-[1] 热度-[1]

1 of 4

© Kaloseel | Powered by LOFTER